软件开发的家园,编程爱好者的天地.

现在是:北京时间 2016/4/14 上午11:50:51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第八基地首页 > 程序人生 >
李纳斯·托沃兹(Linus Torvalds):Linux之父(4)
发布于:第八基地 来源:互联网 作者:天堂路上 时间:2016-04-25 点击:484

1996年底,正当Linux如火如荼之际,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李纳斯准备离开赫尔辛基,闯荡硅谷,加盟一家不知名的计算机公司Transmeta。许多人怀疑这会不会给发展中的Linux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许多老资格的开发人员和商业公司都很自信,因为Linux已获得了足够的发展动力。李纳斯为什么要到Transmeta?“我无法告诉你,这是最高机密。”他腼腆地说,“但在合同中规定,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做Linux。”

“我认识一个瑞典人,他在Transmeta工作。他到了赫尔辛基呆了一天和我见面,那时我说:“总算可以毕业了。”,因为那时我已经几年没有好好放松了。然后他就问我是否愿意去Transmeta,然后我和他的老板谈。一周之后,1996年的秋天,我就坐飞机到加州来看。那时我已经在Linux上干了6年,也希望有一些别的东西。我可不想在一根绳上吊死。我不希望Linux是我生活的全部,我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本身就能激励人的东西。而且,小公司人情味比较足。还有,涉足一些世界上没有其他人涉足的领域也让人兴奋。”

李纳斯花了整整七年时间,才获得赫尔辛基大学的硕士学位。因为他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投进了Linux。当他完成硕士论文时,他必须面对任何一个大龄黑客都必须面临的永恒问题:在现实世界中我将何以维生?

有些人像MattWelsh一样,继续留在学术圈中;有些人如HannuSavolainen,销售商用Linux软件,如声卡驱动程序。而李纳斯对创办自己的公司并没有兴趣。但是,他也愉快地承认,自己也有一些黑客的欲望,比如希望有些钱。“当然,钱不会成为我生活的主要目标。”

李纳斯做如此选择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需要一种新的挑战。他很坦诚:“如果Transmeta进展顺利,我只需工作就会很有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对Transmeta,他唯一透露的技术细节就是公司发展超大规模集成芯片(VLSI),当然软件很关键。

Transmeta是DaveDitzel领头的创业公司。Dave是SunSPARC处理器芯片开发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而SPARC是最成功的RISC芯片。Transmeta的主要投资者中就有微软的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Transmeta的任务是创造多媒体PC的新引擎。

促使李纳斯来到硅谷的原因不仅仅是Transmeta的劝诱,还有他刚刚降世的女儿:PatricaMiranda,生于1996年12月。女儿的到来促使他想改变一下与Linux的长期关系。这位IT业的道士已经创造了丰富多彩的Linux2.0,而今他又专心致志于他的另一项创造——Linus2.0(他的女儿,见下图),我们又怎能埋怨他呢?

无疑,快到而立之年的李纳斯已经为人类创造了一部恢弘的史诗。他本人也成了地球上最知名的程序员,互联网上真正的名人。某搜索引擎的结果显示:Sun公司CEOScottMcNealy有7192条相关信息,Oracle老板拉里·埃里森为8580条,明星汤姆·克鲁斯为16604条,而李纳斯·托沃兹则高达20419条。

敌人真实的心态

“Linux所取得的许多成功,其实可以归结为我的缺点所致:1、我很懒散。2、我喜欢授权给其他人。黑客们,不,程序员们,把在Linux和其他开放源代码的项目上工和放在比睡觉、锻炼身体、小圈子聚会,以及,有时是性生活更优先的地位。因为他们喜欢编程,更因为他们乐于成为一个全球协作努力的活动的一部分――Linux是世界上最大的协作项目,这一努力将给所有喜欢它的人带来最好最美的技术。这种努力是如此率真,又是如此有趣。”

Linux代表着网络时代新形式的开放知识产权形态,将从根基上颠覆以Windows为代表的封闭式软件产权的传统商业模式。目前,Linux已拥有了许多世界一流的企业用户和团体用户,其中包括NASA、迪斯尼、洛克希德、通用电气、波音、Ernst&Young、UPS、IRS、Nasdaq,以及多家美国一流的大学机构等。

比尔·盖茨公开表示,他根本没把Linux放在眼里,他预测Linux只会起一些有限的作用。但是,1998年11月,微软秘密备忘录《鬼节前夕》被揭露,微软对Linux的真实认识引起了极大反响。因为报告高度评价了Linux的市场份额、性能和可靠性,指出:“Linux代表的是一种最优秀的Unix系统,被广泛地应用在关键业务领域,由于其开放特性,Linux将超过其它的操作系统。”“在人们转移至Linux后,他们会发现他们所需要的几乎所有应用程序都已被免费提供了,包括Web服务器、POP客户、邮件服务器和文本编辑器等等。”“Linux在个人设置、可用性、可靠性、扩展性和性能表现方面均超过了WindowsNT。”

报告承认:以Linux为代表的自由软件在短期上,已经对微软的收入构成威胁。而长期来说,这种自由交流思想的开发模式将极大地打击微软。

几年前,微软还在嘲笑自由软件。但如今,他们再也不能漠视这场迅速蔓延的民间运动。1993年,互联网兴起,微软首席技术官梅尔沃德半开玩笑地说:“我们的主营业务软件到了末日,将来会暴尸于信息高速公路旁。”没想到,这个玩笑越来越成为真实。最近,这位微软帝国的“军师”突然宣布离开公司休长假。他对一位媒体朋友的一番话很有意味,他说,未来的微软必须改变商业模式,微软不能再靠卖软件产品生存,而应该成为“应用软件服务供应商”(ASP),靠服务谋生。但对垄断者来说,这种转变是极端痛苦的,而且能否平安转变,这位软件业的“诸葛亮”也无从把握,不敢下言。

微软总裁鲍尔默也表示,不久微软也可能被迫公开Windows的源代码。微软是很现实,也是反应很快的公司,它介入自由软件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微软被迫拥抱自由软件,对消费者、对产业有益,不就是一件好事吗?但是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它决不会主动放弃封闭的垄断模式。

李纳斯是自由软件未来的定心丸。

当人人都崇拜的盖茨住在他豪华的华盛顿州西雅图郊区的湖滨行宫里时,李纳斯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蹒跚学步的女儿们却挤在圣克拉拉一栋两层楼的公寓套房里。

这位平常的芬兰人,简单而强大的Linux操作系统的创造者,超越了盖茨的神话。也有传闻说盖茨是一个卓越的程序员,但李纳斯是货真价实的高手。还在大学里时他就完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操作系统。年轻时的盖茨把拷贝他自己平庸的程序的程序员同行称为“贼”,而慷慨的李纳斯把他的杰作与全世界共享。

多年来,在残酷的商业世界里,微软一一摆平诸多强大的对手。但是,这股完全来自民间的力量却让微软无所适从。因为,所有的原有商业规则都不起作用,微软的市场权力突然失效。看看李纳斯·托沃兹本人,一个典型的软件工程师,语言平淡,直来直去。既没有乔布斯能言善辩的个人魅力,也没有鲍尔默激情澎湃的煽动能力。他的讲演总像软件代码一样缺少修饰,缺乏激情和美感,还夹杂着许多生僻的技术术语。但是他的实在,他的沉稳,却能让每一位见到李纳斯的人相信:自由软件蕴含着永恒的生命力,而且会不断进步。他是Linux未来前进方向的定心丸。

Linux就像《卡勒瓦拉》一样,由最初的约10000行程序经过全球网络上数不清的编程人员的不断添加,目前的规模已达100万行左右;由李纳斯本人所控制的主要版本现已达到2.2版,而由各家商业软件公司所自行开发的扩散版本更是不计其数。如何对这种开发模式进行有效地控制和管理、减少软件本身不必要的膨胀,确实是决定Linux未来发展的一个关键性问题。

对如日中天的Linux来说,再没有比对手的褒扬和关注更高的鼓励了。李纳斯本人则不无揶揄地说:“我根本没有打算威胁微软,因为我根本没有把微软视为真正的对手。尤其没有把Windows视为对手——因为Linux和Windows的目标完全不一样。至于说到WindowsNT,我曾经对它发生过兴趣,但是我越深入进去,就越发现它不过是一个带有较稳定的内核的传统的Windows而已。我从中找不到任何技术上令人感兴趣的东西。依我看,微软做得更多的是怎么去挣钱,而不是去制作一个更好的操作系统。”

1999年3月3日,李纳斯在LinuxWorld的主题发言中向广大Linux程序员们呼吁,不必努力让Linux与各种商业版本的Unix相竞争,而应该努力让Linux更为好用,使之进入桌面PC与PDA。“成为未来这个行星上最重要的操作系统。”李纳斯的发言得到了与会者的热烈欢迎。

对于Linux的未来,李纳斯也充满信心:“Linux一直就是最棒的。我对Linux的未来确实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从技术方面看,Linux肯定会越变越好;而从非技术方面看,我个人也看不出有什么担忧的。”

对我有帮助
(0)
0%
对我没帮助
(0)
0%
返回顶部
在线反馈
在线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