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开发的家园,编程爱好者的天地.

现在是:北京时间 2016/4/14 上午11:50:51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第八基地首页 > 程序人生 >
李纳斯·托沃兹(Linus Torvalds):Linux之父(3)
发布于:第八基地 来源:互联网 作者:天堂路上 时间:2016-04-25 点击:325

1991年,他需要一个简单的终端模拟程序来访问新闻组。于是李纳斯坐下来,写了一个基于两步处理的应急程序。工作内容非常简单,一个过程就是从键盘中读出并发送到Modem上,另一个过程就是从Modem上读取并发送到屏幕上。

1991年夏,也就是李纳斯有了第一台PC的六个月之后,李纳斯觉得自己应该下载一些文件。但是在他能够读写到磁盘上之前,他又不得不编写一个磁盘驱动程序。同时还要编写文件系统。这样有了任务转换功能,有了文件系统和设备驱动程序,就成了Unix,至少成了Unix的内核。Linux由此诞生了。

再一次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坦白地讲,在使用UNIX的人当中,有许多是几乎发疯的人。他们不是集邮疯子,不是把邻居的狗毒死的疯子,而是一些生活方式很另类的人。

别忘了,UNIX最初的主要发展是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我当时正在祖父公寓里的一个洗衣筐子里睡觉。当时正是美国嬉皮士的时代,那是一个了各种理想的时代。革命、解放、自由爱情……于是UNIX的相对开放性对这类人就特别有吸引力,尽管在当时它还缺乏商业上的价值。

大概是1991年前后,当时拉尔斯·沃兹尼亚斯(LarsWizenius)拉着我去赫尔辛基理工大学参加一个集会。当时的演讲者是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Stallman)。此人是自由软件的鼓吹者。他还撰写了《自由软件宣言》和自由软件产权证书,即GPL。他首先提出的关于开放源代码的概念完全是有意的,而并非出于偶然,和UNIX最初的开放发展理念是相吻合的。我在生活中第一次见到了典型的留着长发、蓄着长胡子的黑客形象,其代表就是理查德。这样的人在赫尔辛基为数不多。

我当时可能没有看到眼前的光芒,但我猜他说的一些话也多少给了我一些触动。毕竟,我后来为Linux使用的就是GPL。就这样,我再一次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如果李纳斯没有在Minix新闻组中谈论Linux,那么这个新生的系统很可能就夭折了。一开始,他向赫尔辛基大学申请FTP服务器空间,可以让别人下载Linux的公开版本。“Linux是我的工作名,但如果我把它作为正式名字,别人肯定会认为我是一个自大狂,不会把Linux当回事。于是我给它起了一个很糟糕的名字:Freax。是Free(自由) Freak(怪诞) X组成。但负责FTP站点的阿里·莱姆克(AriLemmke)极不喜欢这个名字,“他倒喜欢我当时正在使用的另一个名字――Linux。我承认我并没有太坚持。但这一切都是他搞的。所以,我既可以不惭愧地说自己不是那么以个人为中心,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并非完全没有自我意识。并且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名字。”

1992年1月,大概只有100人左右使用Linux,但他们为Linux提供了十分关键的洗礼。这些早期的上传和评论十分重要。尤其是那些同行们为修补代码错误而上传的补丁。李纳斯很偶然地闯进一个在线Karelia,开始着手将补丁拼凑起来。在网上,任何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得到基本的Linux文件。电子邮件使他们可以方便地进行评论并加以改善,而Usenet新闻组则提供了一个讨论的论坛。Linux以个人的产品起步,而变成了一个百锦图,成了志向相同的黑客们的一场运动。

既使通过黑客的补丁将其不断改善,Linux内核本身也没有多大用处。Linux的腾飞必须具备其他因素,其中最关键的是自由软件基金(FSF)的GNU计划。GNU的目标就是要编写一个完全免费的Unix版本:包括内核及所有相关的组件,可让用户自由共享并且改写软件。而Linux无疑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通常一个操作系统要等待别人根据它来写相关的应用程序,而Linux却反其道而行之,李纳斯将Linux进行改写,使其与GNU现有的应用软件很好地结合起来。通过这种方式,Linux一夜之间就拥有了图形用户界面。

与敌共眠

“一个每月挣五十美元的人,他可能会为一个软件花费二百五十美元吗?如果花一点钱买非法拷贝软件,而把五个月的工资用于吃饱肚子,我一点不觉得他不道德。这种侵权是道义上可以接受的。去追捕这种“侵权者”是不道德的,更不要说简直就是愚蠢的。就Linux而言,谁在乎如果只将其用于个人目的时,一个人是否真正遵循了GPL呢?那些想藉此赚大钱的人们,才是真正不道德的,不管他们是在美国还是非洲,也不管程度如何。贪欲从来就不是善的。”

李纳斯采纳了标准GNU技术许可方案,即“Copyleft”(简称GPL)。这种通用公开授权,允许用户销售、拷贝并且改动程序,但你必须将同样的自由传递下去,而且必须让你修改后的代码也免费公开。这一举措成了Linux成功的强大力量。首先,它大大促进了商用领域的繁荣,虽然Linux可以网上免费下载,但30美元一套的CD-ROM比自己下载更方便、更经济也更快速。同时这也大大刺激了程序员的积极性。这种许可方式可确保他们的工作免费传播,不会被逐利之徒所利用,或锁进专有产品之中。

也就是说,GPL为Linux黑客们的网络新部落提供了一套成文的“宪法”。你可以进行开发和赢利(黑客也得吃饭),但源程序必须免费公开。

1994年3月,正式的Linux1.0版发布,它的出现无异于网络的“自由宣言”。从此Linux用户迅速增加,Linux的核心开发小组也日渐强大。在Linux所包含的数千个文件中,有一个名为Credits的文件,里面列出了100多名对Linux有过重要贡献的黑客,包括他们的名字、地址以及所做工作。其中的软件都是经过“优胜劣汰”的达尔文式的选择方式所生存下来的。

Linux的方法看起来很简单:所有的黑客都可添加额外功能并完善性能。所谓的β测试也不是修补漏洞,而是集成过程。

1994年,安德森·艾文成立了RedHat软件公司,成为最著名的Linux分销商之一。他说:“Linux和自由软件社区可以看作是真正的知识界精华。”由于这种独特的开放性,使Linux几乎支持任何一种平台。到Linux2.0版,已经提供了64位处理能力(而许多Unix以及WindowsNT还是32位阶段),还具有对称性多重处理及更先进的网络功能。用户数已经突破千万大关,出现在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尤其在发展中国家,Linux更是理想之选。

Linux的黑客们包括李纳斯本人,似乎对编写应用软件不感兴趣。但随着Linux市场扩展,商业公司也开始弥补这一欠缺,包括字处理、电子表格、图形软件等强劲的桌面应用软件已经纷纷涌现。

“我并没有成为一个完全的隐士,但是即使在Linux出现之后,我一如既往地不善交际。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很善于与人相处,但我不行。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从来没有给女人打过电话,那约会的情况会是怎样的呢?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只有几个常到我那里敲窗子、想和我喝杯茶的朋友。我不认为有人会到处传说我正在做一项伟大的事业、我将改变世界之类的话。我不认为有人曾经这么想过。”

“对我而言,那意味着电话一直占线,没有人能给我们打电话……后来,明信片开始从四面八方寄来。我想就是在那时,我意识到现实世界的人们确实在使用他所创造的东西。”李纳斯的妻子萨拉·托沃兹说。

最知名的程序员何以维生?

“对于任何编程的人来说,编程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它比下棋之类的游戏更有乐趣得多,因为它可以由你自己来制订游戏规则。而你制定什么样的规则,也就会导出与此规则相符合的结果。然而,对于编程外行的人来说,它却似乎是世上最枯燥的事。编程给人带来的最初兴奋的原因有部分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通过编程你可以支配一台计算机,而且毫无怨言。而真正使编程令人欲罢不能的是:你能让电脑做你想做的事,但是你还必须想出怎样做到的办法。

通过编程和电脑,你能够构筑一个新世界,有时其设计会是非常美妙的。而能够坐下来,盯着电脑屏幕,将一个问题彻头彻尾地贯穿思考,就需要某种特定的人。比如,需要像我这种书呆子气十足的人。”

对我有帮助
(0)
0%
对我没帮助
(0)
0%
返回顶部
在线反馈
在线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