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纳斯·托沃兹(Linus Torvalds):Linux之父 - 第八基地

软件开发的家园,编程爱好者的天地.

现在是:北京时间 2016/4/14 上午11:50:51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第八基地首页 > 程序人生 >
李纳斯·托沃兹(Linus Torvalds):Linux之父
发布于:第八基地 来源:互联网 作者:天堂路上 时间:2016-04-25 点击:278
自由软件Linux之父:李纳斯·托沃兹(LinusTorvalds)

导语:28岁的芬兰青年李纳斯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就是一种名为Linux的操作系统。它所产生的力量决定了编程领域的新氛围,正如我们的环境决定了动植物的特性一样。创造简洁优雅的程序,写出干净而无冗长的代码,或者是超一流的程序,就足以赢得同行们的尊敬和推崇。而李纳斯走得更远,他不但重新定义了一流程序、代码和软件的基准,而且迈向了“黑客”的终极高度,开创了另一个互联网的传奇故事。

21世纪是自由软件的世纪

好像是谈论梦想,又好像是“X档案”中的一段情节。一个21岁的芬兰大学生,在学生宿舍里写了一个操作系统的内核——Linux,然后公布于众,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程序员为之增补、修改和传播,短短几年就拥有了1000多万的用户,成为地球上成长最快的软件。

就在两年前,你去问一个程序员自由软件的前景,他肯定会告诉你,自由软件有意思,但难成气候。而今,无数的程序员都将Linux作为自己首要的追求,否则不足以证明自己的境界。就在一年前,你去问一个大公司的信息主管有关自由软件的可行性,他肯定会告诉你,这东西他不会、也不敢用,因为缺乏相应的支持,缺乏应有的商业化质量。

但今天,局势大变。《幸福》500大企业的信息主管已经纷纷在着手Linux的评估和部署。而且,在不到一年时间内,Linux就得到了IBM、HP、Compaq、Sun、SGI、Dell、Oracle、Informix、SAP、Sybase、CA、Intel、SCO等除微软之外的几乎所有计算机大公司的支持。虽然已被一群信徒崇拜多年,Linux,这个稳定、开放、可靠、廉宜的操作系统,只有在1999年才堂而皇之跻身业界主流,成为微软帝国合法的竞争对手。而且,成为地球上最炙手可热的软件。

一台邮件服务器成年累月运行,却从不需要重新启动;一台网络服务器面对海量访问,却从不崩溃;一个操作系统还带源代码,可以自由地无限制地修改。这一切,听起来可望不可及。但实际上,数以千百计的公司真的找到了实现了网络零故障的秘诀。而且它不是Windows,而是Linux。

光芒四射的Linux凭借产品的卓越脱颖而出。毫无疑问,这要归功于世界各地无数富有才华却又不计报酬的黑客(特指执着狂热的程序员),尤其是李纳斯·托沃兹创世纪般的贡献。曾经被无数个巨头公司猛烈攻打,而屹然不动的微软帝国,如今,有可能被一个人发动的战争所摧毁。

因为Linux不仅仅是一个产品,其背后有着人性中最悠久的底蕴,有着自由软件深厚的传统,又有着互联网势不可挡的自由共享精神的背景。而且它所摧毁的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而是整个软件产业封闭的传统商业模式。因此,Linux掀起的不只是一场战役,而是一场影响深远的革命。它的直接作用就是打破软件世界的单极垄断,瓦解软件业的知识霸权。它的深层意义就是,将软件业从系统集成和产品制造为中心的低级阶段推向以服务为中心的高级阶段。

TimOreilly说,自由软件将像“IntelInside”,成为计算机业的下一波浪潮。更有人直截了当地说:“21世纪将是自由软件的世界”。

正如互联网难以置信的爆炸一样,自由软件也是不可思议地猛推到人们面前。已经习惯了风暴式创新的信息产业,仍然被自由软件无以伦比的声势所震撼。但是,至今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对这场革命无所适从,或茫然无知。

芬兰的荷马史诗

一个冬天只有三个小时日照,夏天几乎全天日照的芬兰,约1/4的国土处在北极圈内。这个寒冷的国度,遍布着大大小小约60000多个湖泊,芬兰也因此被人们称为“千湖之国”。在芬兰,一年中实际上只有三个季度,即春冬、夏季和秋冬。“严寒的冬天”长达8个月之久,而夏天却只有60天左右。芬兰的历史可以说是芬兰人与自然、与寒冷做艰苦卓绝斗争的一个神话。

芬兰人的民族史诗《卡勒瓦拉》就记载了这个民族从远古时代,直到圣女玛丽亚生下英雄卡勒利亚王为止的所有神话。这部史诗的作者从丰富的民间传说、神话及歌谣中汲取了一切养料和精彩篇章,将它们收集、改编并润色整理。1835年初版时有35篇长诗,共12000多行;而1849年再版时,篇幅几乎增加了一倍,共50篇长诗,23000余行,是由数千年的民间传说拼凑而成,最终成为芬兰人的“荷马史诗”,对芬兰语言的形成和国家的文化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该诗的主人公是一个道士Vainamoinen,最终则成为世界的主宰。

虽然卡勒瓦拉是一个虚构、夸张的故事,但它与现实世界中的另一部“杰作”非常相似,这部杰作就是由互联网促成的,是由成千上万名不同的黑客相助的结果。而始作俑者就是28岁的芬兰青年-李纳斯·托沃兹,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Linux的操作系统。它所产生的力量重新定义了编程领域的全新氛围,正如我们的环境决定了动植物的特性一样。

对大多数黑客来说,他们的目标就是创造简洁优雅的程序,干净而无冗余的代码。或者是超一流的程序,以此赢得同行们的尊敬和推崇。而李纳斯走得更远,他不但重新定义了一流程序、代码和软件的基准,而且迈向了“黑客”的终极高度。

Linux的装机量还无法与Windows的1亿多用户相比,甚至还不能与苹果Mac的5000万用户相比,但是Linux的崛起势头却令人咋舌。由于它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发送的,因此在那些互联网发达的国家十分流行,例如南非、古巴、墨西哥、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尼加拉瓜、菲律宾、玻利维亚等。从技术上讲,Linux使其他品牌的Unix黯然失色,成为Unix市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连Unix最早的共同创始人DennisRitche也说:“Linux值得称赞。”

Linux的传奇还有许多线索,但它的主角就是李纳斯。这是一位具有非凡智慧和魅力的黑客,他单枪匹马能解决的问题,往往要让一群程序员苦干数月。当然,这也是一个互联网的传奇故事,是依靠互联网分布式协作模式的成果。

事实上,Linux是互联网的卡勒瓦拉,这个巨大的代码拼凑物代表着这个快速增长的电脑王国。它将开发者和使用者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将这么多程序员连结在一起的最大动力就是要创造出世界上最伟大的操作系统。它比任何一种商用Unix都要强劲,可以运行在各种硬件平台上,而且可以无限制地按需定制。这个操作系统可以完全与微软的旗舰产品WindowsNT相媲美:具有真正的多任务功能、虚拟内存、共享库、TCP/IP网络以及其他各种先进性能。许多人都将它视为NT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也是微软垄断下的唯一可替代的选择。

一个大鼻子的书呆子

“我是在大学校园的游行示威中诞生的。我们家的爱巢修筑在我祖父公寓的一个房间里。我的第一个摇篮是一个洗衣用的筐子。幸好那个时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记忆。

我是一个长相丑陋的孩子。要是好莱坞有一天想拍一部关于Linux的电影的话,我希望他们一定得找一个像汤姆·克鲁斯那样的人担当主角,但在现实中,我的相貌可没有那么好。千万别误解我的话,我还没丑到《巴黎圣母院》里那个驼子的地步。

但可以想象一个我的大包牙,凡是见过我小时候照片的人,都会觉得我的相貌酷似河狸。再想象一下我不修边幅的衣着,以及一个托沃兹家族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大鼻子,这样,在你脑海中我的模样就形成了。有时别人对我说,我的鼻子长得简直“富丽堂皇”。照片上我们家三代男人的脸部轮廓让人痛苦地联想到,留在别人记忆里的唯有鼻子而没有什么其他的男人气质。

为了让你对我模样的想象更完整一些,现在再来补充一些细节。棕色头发(在美国这里,人们把它称做金黄色,但在斯堪的纳维亚就叫做“棕色”)、蓝眼睛、稍有点近视,于是戴副无伤大雅的眼镜。另外眼镜至少可以让人不大注意我的鼻子,于是我就带上了,任何时候都不摘下来。

对我有帮助
(0)
0%
对我没帮助
(0)
0%
返回顶部
在线反馈
在线反馈